馬斯克為何創辦生化人公司?甚至搞到他與 Google 創辦人友情緊繃

【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】特斯拉 CEO 馬斯克成立 Neuralink 公司、打算實踐「人腦接 AI」的行動震驚業界,把電子設備植入人腦、讓人腦和機器相接的技術聽起來十分危險,但對馬斯克來說,人工智慧要比這危險得多。(責任編輯:曾宜婷)

作者/量子位(微信公眾號:QbitAI)

《華爾街日報》最近有篇文章說,矽谷鋼鐵俠伊隆·馬斯克又創辦了一家公司:研究腦機介面技術的 Neuralink。

就是你們熟悉的那個馬斯克,他的名字後邊,可以寫上一長串的公司:移動支付公司 PayPal、電動汽車廠商特斯拉、火箭公司 SpaceX、太陽能公司 SolarCity、非營利人工智慧組織 OpenAI、超級高鐵 Hyperloop……

Neuralink 是 2016 年 7 月在美國加州註冊的,不過到目前為止都很低調,沒有公開發聲。他們的研究重點是創建可植入人腦的腦機互動設備,允許人腦直接與計算設備相連。他們的終極目標,是幫人類與軟體融合,跟上人工智慧的發展腳步。

這家公司的身影浮出水面,讓我們忽然理解了馬斯克過去半年為何屢屢提到人機融合。

今年 2 月在杜拜舉辦的世界政府峰會上,馬斯克又談起了人工智慧的威脅,並描繪了這樣一個未來場景:「隨著時間推移,我們可能將會看到生物智慧和機器智慧的結合體。這種結合主要是出於對頻寬的考慮,就是你的大腦和數位設備之間的連線速度,特別是輸出速度。」他說這種結合可能要借助一種名為「神經織網(neural lace)」的技術。神經纖網是一種可注射的網狀物,能從硬體上將人腦和電腦連接起來,讓它們直接通訊。

「我們已經是半機器人了,手機、電腦就是你的擴展,手指的動作或者語音指令就是互動介面,這種互動太慢了。」馬斯克二月的時候對《名利場》記者 Maureen Dowd 說,如果你的頭顱中有神經纖網,就可以從腦中直接將資料無線傳輸到設備上,或者傳到有著無盡計算資源的雲端。不過他還說,「要用上有意義的人腦介面,我認為還得四到五年。」

他一直在暗示 Neuralink 這家公司的存在。

目前,這樣的腦機介面還只存在於科幻小說中。在醫療領域,電極陣列和其他植入物可以被用來幫助改善帕金森病,癲癇症和其他神經退化性疾病對人們的影響,然而,現在全世界還沒有多少人在顱骨中安裝了複雜的植入物,用了最基本刺激裝置的患者數量也大約只有幾萬人。

這個現狀應該不會出乎任何人的意料,對人腦進行侵入性手術並植入物體,是非常危險的,只有當其他醫療方法無力對患者進行治療,才會選擇進行這樣的手術來緩解病情。

馬斯克為什麼要開發一種如此危險的技術? 在他看來,人工智慧要比這危險得多。

三年來,他一次又一次地發出警告,說人工智慧是人類目前最大的威脅。為了確保人工智慧技術向「對人類有益的方向」發展,馬斯克還與 Y Combinator 創始人 Sam Altman 一起,建立了非營利組織 OpenAI。

最新一期《名利場》刊發了一篇關於伊隆·馬斯克的特稿 《Elon Musk’s Billion-dollar Crusade to Stop the A.I. Apocalypse》,探討馬斯克對人工智慧的恐懼究竟有多深,以及其他科技巨頭領導者的想法。全文約 8000 多字(英文),分六部分,寫得很有文藝範,有耐心的同學可以前往原文閱讀。

馬斯克投資 DeepMind,是出於對 AI 的恐懼。

DeepMind 聯合創始人 Demis Hassabis 和 Google 聯合創始人 Larry Page 的相識,還是馬斯克引薦的。在 2014 年 Google 收購 DeepMind 之前,對人工智慧充滿恐懼的馬斯克就已經是 DeepMind 投資人了。

這不代表他欣賞 Hassabis,更不表示他贊同 DeepMInd 的願景。

這筆投資並不是為了財務回報,而是為了讓自己時刻警醒地留意著 AI 的發展:「這筆投資讓我能更清楚地看到事物前進的速度,我認為這種前進真的在加速,比人們料想的要快得多。」

而 Hassabis,他唯一關心的大概就是開發超級人工智慧。Peter Thiel 講過這樣一個故事:DeepMInd 的一位投資人曾經在一次會議結束時開玩笑說,他應該當場開槍打死哈薩比斯,這可能是最後一次拯救人類的機會。

馬斯克認為,即便看似無害的人工智慧,也可能相當危險。

這位億萬富翁企業家過去一直對武器化的人工智慧感到擔憂,還害怕即使是指派給超級電腦無害的任務,也會產生災難性的後果。

他曾經對自己的傳記作者、彭博社的 Ashlee Vance 說,他怕他的朋友 Larry Page 會出於好心卻「意外創造出邪惡之物」,這其中可能包括「能夠摧毀人類的人工智慧增強型機器人」。

為了生動地說明這個問題,他還打了個比方:「比如你創建了一個可以自我完善的 AI 來摘草莓,這個 AI 可以幹得越來越好,摘得越來越多。不過,這個系統想做的事情就是摘草莓,所以它可能會把全世界都變成草莓園,永遠都是草莓園」。

馬斯克對人工智慧的恐懼,搞的他與 Google 創始人 Larry Page 的友情緊張

馬斯克直言,Google 這家公司最有可能讓 AI 失控。關於「意外創造出邪惡之物」的問題,他不僅和自己的傳記作者談過,也和 Page 談過。

「關於 AI 和機器人,我和 Larry Page 談了很多次,很多很多」,以至於他和 Page 的友情,也在某種程度上受到了影響。

Page 最大的信念之一,就是 AI 的好壞只取決於創造者。而馬斯克展望的未來場景,是人類會被 AI 取代。

矽谷有人認為,馬斯克宣傳恐懼是為了招聘

許多人認為,馬斯克正在創造一個正義對抗邪惡的故事。通過把自己的公司描繪成正義的一方,馬斯克將能更好的吸引人才。

吳恩達就指出,馬斯克正因此獲益:「我想他準確地看到了,AI 將會創造巨大的價值。」

不過也有反對之聲。

「他是伊隆·馬斯克啊!」機器智慧研究所聯合創始人 Eliezer Yudkowsky 說,「如果他想受到關注,根本不用談論什麼人工智慧,只需要談移民火星就好了。」

Peter Thiel 擔心,馬斯克的思考會有反效果。

Peter Thiel 是風險投資家、也是川普的顧問,曾經和馬斯克共同創辦了 PayPal。他擔心,馬斯克的反對會讓 AI 得到更多的關注,從而加速這個領域的研究和進步。

「AI 問題包括了人們對電腦時代的全部希望和恐懼。」Thiel 說,「我認為推到極限情況下,人類的直覺會破碎,因為我們從來沒有在這個星球上處理過比人類更聰明的實體」。

還有科技領袖認為,AI 將繁殖出超人(如果沒有殺死人類)

未來學家雷·庫茲韋爾認為,我們體內的微型電腦晶片,最終將讓人類直接連入雲端,可以提高人類的智力和能力。

和馬斯克一起創辦 OpenAI 的 Altman 說,AI 將會催生新一代的人類,當然,前提是人工智慧沒有背叛並消滅人類。他說,「未來幾十年,我們要麼走向自我毀滅,要麼讓人類後裔征服宇宙。」

馬斯克覺得一旦 AI 足夠聰明,就沒辦法控制了。

去年,包括 Google DeepMind 在內的一群 AI 研究員發表了一篇論文,描述了一個「大紅按鈕」計畫,用以控制人工智慧的威脅。

馬斯克表示對這個「大紅按鈕」的有效性不太確定。「我不想成為控制超級 AI 開關的那個人」馬斯克說,「先被殺死的肯定是這個人」。

延伸閱讀

人腦直接串 AI!鋼鐵人馬斯克創新公司,開啟後人類時代
【私奔到月球】馬斯克愉快宣布 SpaceX 開月球團,但故意不說團費多少

(本文經原作者量子位授權轉載,並同意 Tech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,原文標題為 〈馬斯克為何創辦 Neuralink?背後是矽谷鋼鐵俠對 AI 的恐懼 〉。首圖來源:Pixabay,CC Licensed)


【TechOrange 徵才:社群編輯、程式設計】   如果你對數位行銷、Startup 趨勢、產業轉型、程式設計,以及新科技議題有興趣,不怕用與眾不同的面向,去衝撞一般思維,歡迎你加入 TO  >> 詳細職缺訊息     意者請提供履歷自傳以及文字作品,寄至 [email protected]  來信主旨請註明:【應徵】TechOrange 職缺名稱:您的大名